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纪录片

《里斯本丸沉没》

2019-01-22 15:17:04 来源: 百家号 作者:
摘要:沉没的“里斯本丸”已经在浙江舟山群岛的海底躺了76年

  原标题:他用纪录片送828位沉于中国海底的英军回家

1.jpg

  沉没的“里斯本丸”已经在浙江舟山群岛的海底躺了76年。淤积的泥沙、湍急的涡流和时间的消逝,掩盖住了1800多名英军在这艘船上所经历的屠杀、恐惧与惨痛。如今,终于有人开始抚触这段被遗忘的记忆创伤——正在拍摄的纪录片《里斯本丸沉没》把发生在中国人“家门口”的这段惊险的历史进行抢救式地“打捞”,让水下的英国人的骸骨与囚禁的灵魂能够安息,回到家乡。

  纪录片《里斯本丸沉没》的幕后推手是著名电影人方励,他曾出品了《后会无期》《观音山》《苹果》,更是为了增加吴天明导演遗作《百鸟朝凤》的排片而“惊天一跪”的那个人。1月18日傍晚,方励接受了北京青年报记者的专访。

  拍摄《后会无期》时听到“里斯本丸”故事

  2013年,方励与韩寒合作《后会无期》时,到舟山的东极岛勘景,当地人告诉他,这片海域曾经在二战时沉了一艘大船,船上全是英军,方励乍一听有点不信,但是之后,又有人说起了这件事,作为战争迷的方励立刻开始在网上搜寻这段历史,发现“里斯本丸”确有其事。

  1941年,日本攻占香港,英军鏖战数月后在圣诞节投降,沦为战俘。1942年9月,有1800名英军战俘被日军送上“里斯本丸”号商船,从香港前往日本,但在途中被美军的鱼雷击中。日军撤走的同时,把战俘用木条和帆布封死在船舱底部。“里斯本丸”的沉没过程经历了25个小时,有一部分英军战俘在最后一刻奋力逃脱,中国舟山的渔民们也赶来奋力救起了384人,但是,仍有战俘未能逃出船舱,也有一部分战俘在水中遭到了日军扫射身亡。最终,有828名英军死在这里。

  自费200万打广告寻找战俘家庭

  方励与“里斯本丸”冥冥之中的缘分似乎是“天注定”,因为作为电影人的方励还有一个“传奇”身份——他是海洋科学家和地球物理专家,是2002年辽宁大连“5.7”空难黑匣子成功打捞者。

  东极岛之行让方励的脑海里始终萦绕着“里斯本丸”的故事。2016年,方励动用了自己旗下的科技公司的顶尖技术,独家定位了这艘沉船的位置,10几天就进行了清晰的3D成像。2017年,他率领团队再次出海,确认了沉船是一艘钢铁船。这些证据都指向了“里斯本丸”的真实存在。而方励也由这个真相而睡不踏实了,“里斯本上的英国人相当于驻守香港的英军的15%,英军主力都在船上,而且大量是年轻人,跟我的儿女一样的年纪,80%的牺牲者都没有后代,他们难道就这样被世间遗忘吗?”

  2018年,方励自费200多万元,在英国三大报纸《泰晤士报》《每日电讯报》和《卫报》上登“寻人启事”,寻找1942年“里斯本丸”沉船事件中的英军战俘和他们的后人,这部名为《The 828 Unforgotten》的纪录片也引起了英国人的关注。目前已经有325个战俘家庭与摄制组取得了联系。2018年一整年,方励都在超负荷工作,花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亲自采访这些家庭,“目前,纪录片的采访已经完成了三分之二,内容已经足够了。但是,我们有一个承诺,凡是联系我们的家庭,我们都会采访;所有人的名字和影像都会出来。所以,采访工作还在继续之中。”

  每天都在虐心,如同经历了一场完整的战争

  在调查和采访的过程中,方励的情绪浸泡在无可名状的痛苦中,有时甚至因为失控不得不停下拍摄。他对北青的报记者讲述了一个故事,“一位老奶奶已经80多岁了,我们采访她的时候,她的怀里抱着一个洋娃娃,那是她的父亲在1941年被俘之前,从香港给他寄去的日本洋娃娃,至今保存完好。我们同时看到了一张照片,那是她5岁的时候,满脸稚气地抱着这个洋娃娃拍的。而今天,在我们的镜头中,她已经是80多岁的沧桑老人了,却依然怀抱着洋娃娃思念和等待她的父亲…。。”

  方励说:“每天的采访都是令人心碎的故事,每天都在虐心,如同经历了一场完整的战争,每天都是悲欢离合、命运的起伏和历史的厚重,如同我经历了二战,经历了香港陷落,经历了一场海难……而那些后人们所经历的痛苦更是几倍于我。有一位主炮手的小儿子接受采访前刚刚做了心脏搭桥手术,在跟我们讲述了父亲遇难的故事后,因为伤口出血又去了医院。对于他们来说,亲人的逝世是记忆中渗血、生命中根本无法愈合的巨创。”

  “里斯本丸”事件的当事人目前只剩下三位。一开始,方励找到了“里斯本丸”上99岁的幸存者Dennis Morley和曾经参加营救的94岁中国渔民林阿根。而之后,又幸运地联系上了惨案的另一位亲历者William Benningfield,住在加拿大魁北克北部山区的小镇。

  “里斯本丸”的英军战俘家庭对于逝者纪念的方式是不过圣诞节,因为1941年的圣诞节是香港英军的投降日,那是一个魔咒般的起始——他们即将登上“里斯本丸”这艘死亡之船。所以,每年在西方家庭最喜悦、最隆重的圣诞节日到来之际,“里斯本丸”战俘的后人们——可能是儿子、女儿,也可能只是侄子、侄女甚至远亲,他们的家庭会在耀眼的圣诞光辉中,保留自己的沉默黯淡与独自忧伤。

  水下骸骨要打捞吗?

  英国媒体也关注到了方励和他的纪录片,BBC很好奇方励的动机,为此采访了他,方励的回答是:“我没有动机,你们的同胞死在中国被忘记了。我在英国街头采访的时候,根本没有人知道‘里斯本丸’这件事。但我不能释怀,那些年轻的生命,从此葬身海底,而且是在我们的家门口,如果不做一些事情,还给他们一份尊严和一份纪念,我会寝食难安。”

  而那些至今浸泡在冰凉海水中的骸骨会打捞出来吗?方励表示,这也是自己在思考的一个问题,“我们在采访过程中进行了了解,凡是骨骸尚在船底的战俘的家庭,特别期望他们的亲人能回家,这也如同是中国落叶归根的观念。但是,英国军队又有‘战争坟墓’的传统,当这些战俘战死沙场的时候,死去的地方就是他们的坟墓。这是两方的分歧之处。我也提出了一个观点,战俘们死去时是在监狱里,被囚禁在底舱,这并不应该是他们安息的地方,所以,我们进行了一个工程技术的设想,那就是在沉船区域做一个海底围堰,在围堰之上做一个战争纪念馆,我甚至已经做出了一个3D的视觉仿真设计,这个方案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同。但是,推动这个方案实施的难度很大,涉及到中国、日本、英国、美国,这不一定是我们民间人士能够推动的。所以,目前来说,这部纪录片就是最好的纪念碑。”

  只要值得分享给观众的,不管赔还是赚,我都会做

  纪录片《里斯本丸沉没》将在2020年推出,与此同时,方励也已经在进行这个题材的剧情片创作,“算是采访过程中的有感而发吧,趁着情绪还在,我用5天5夜写完了2万多字的故事大纲,我记得很清楚,我是在1月9日凌晨4点41分停笔的。纪录片是为了铭记住真实的生命和历史,而剧情片则将分享更多的传奇,这是一个无法用想象来完成的故事,其中的细节和过程,我怕自己淡忘了,所以就先写出剧本来。”

  方励在2019年4月份还将前往舟山海域的沉船区域进行勘测,“这里水下的能见度极低,只有十几公分,涡流巨大,而且一个月只有三天的平潮窗口期,我们之前一直没能成功拍下舷号,再去就是为了把舷号拍下来。”

  《里斯本丸沉没》就将以船只的寻找、定位为起始,带出整个故事,方励表示,在纪录片中,不仅有幸存者、战俘家庭、救援者的真切讲述,还会有“情景还原”的手段呈现当时的环境状态,“特别是海难部分,我们会还原里斯本丸在漂流25个小时后,沉没过程中的悲壮和悲惨,也会有特效和动画来辅助一些知识和信息量,目前的成本在几千万,希望不要过亿。”

  一直以来,方励投资电影都给人以一掷千金、不计后果的感觉。方励笑说自己从来不会为商业做电影,而是为感觉做电影,“只要值得分享给观众的,不管赔还是赚,我都会做,因为电影根本就不是适合来做商业的地方,它首先是一种大众艺术。”

  电影比我们活得长,这是最幸福的事情

  而方励本人也有一套独特的“价值观”,这个价值观支撑着他40年来每天只睡4个小时,手底下有诸多科技公司和一家电影公司却能游刃有余地做到顶尖,他心怀地球和海洋,白天设计智能机器人、晚上谈创作、写剧本,偶尔还去电影中客串点儿角色。

  在方励看来,生命才是最宝贵的财富,如果用它来换最廉价的钞票,那就是输在起跑线上,“人的生命如此短暂,宇宙150亿年的浩瀚历史中,我才拥有了不到100年的时光,我们理工科的喜欢算概率,这么算起来,成为人的可能性都绝无仅有,然而我却还真的活着,成为了全球70亿人口中的一个,所以,全世界什么加起来也不值人的一条命宝贵。可惜的是,人类却把美好的生命浪费在战争、杀戮或者无聊的事情上。所以,我们要做电影,就做可以传承的电影,虽然资金压力也很大,但是,只要能扛得住就一直扛,因为电影比我们活的长,做电影也是最幸福的事情。”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