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学作品

海洋时代的儿童主题小说《深蓝色的七千米》_ 海洋网

2019-06-05 08:54:02 来源: 光明网 作者: 徐妍
摘要: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海洋经济、海洋文化等多领域的发展,中国逐渐步入海洋时代。对于海洋时代的到来,中国儿童文学理应主动介入、同步讲述。

  原标题:海洋时代,儿童主题小说的新探索

  ——评于潇湉的长篇儿童主题小说《深蓝色的七千米》

  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海洋经济、海洋文化等多领域的发展,中国逐渐步入海洋时代。对于海洋时代的到来,中国儿童文学理应主动介入、同步讲述。在这个意义上,由“80后”青年儿童文学作家于潇湉创作、福建少儿社出版的长篇主题儿童小说《深蓝色的七千米》值得特别关注。

1559696061342016.jpg

  《深蓝色的七千米》于潇湉/著福建少年儿童出版社

  《深蓝色的七千米》是一部长篇主题小说。在儿童文学的所有文类中,长篇儿童主题小说看似容易创作、实则难度颇高。如果仅从长篇儿童主题小说的字面看,儿童文学作家似乎只要选取某个重大的社会生活事件,再设定某个宏大主题,便可以动工了。在动工后,儿童文学作家似乎只要完成了对这一社会生活事件的完整探勘,耐心体贴儿童阅读心理,运用文学语言叙述实践、塑造人物形象,就可以竣工了。但儿童主题小说却有其特殊的难度:如何让人物在小说中“活”起来,而不仅仅让主题在小说中“立”起来?如何在服从故事情节的总体趋向时尊重人物命运的各自走向?如何将个人化的生命体验和社会生活的重大事件叠合在一起?对于长篇儿童主题小说所无法回避的问题,于潇湉的《深蓝色的七千米》提供了令人可喜的新探索。

  概括说来,《深蓝色的七千米》的确是首部对蛟龙号深海下潜这一中国海洋史上、乃至世界海洋史上的重大事件进行讲述的现实之作,同时也是于潇湉的海边童年记忆之再生的天赐之作。生长于海边、成长于海洋研究者之家的于潇湉,在这部儿童主题小说的创作过程中,始终将童年体验深潜于小说的情感深处和文本细部,以隐蔽的方式参与了小说中的海洋描写、“海洋人”的形象塑造、“海洋人”的家国梦想等小说的多方面构想。童年体验,在某种程度上,扮演着小说的色调、味道、语义、语词、生命情怀和家国梦想,引导读者不知不觉地伴着海水的涌动,自然而然地走进了蛟龙号深潜英雄的神秘世界。她始终以高度的文学性方式向深潜英雄致以崇高的敬意,并由此对新时代的英雄主义提供了新解。这部长篇儿童主题小说对深潜英雄的敬意保有它自己的理性,这理性当然可以被称为科学理性,但也可以称为心灵理性。

  具体说来,长篇儿童主题小说《深蓝色的七千米》的探索性体现在如下方面:

  首先,《深蓝色的七千米》对何谓长篇儿童主题小说的开端进行了探索。与其他类别的小说相比,长篇儿童主题小说的开端更加考验作家的生活储备和写作智慧。按照长篇儿童主题小说的通常写法,小说开端通常设定为这部小说所讲述的社会生活的重大事件的发端。《深蓝色的七千米》以蛟龙号深潜工程的发端作为显在故事的开端,但同时也将作者的童年生活作为隐在故事开端。何以这样说呢?即便暂且先不阅读这部小说的故事内容,仅先阅读它的引子和作者手记,就能够感知到作者的童年体验与这部小说的写作存在着隐秘的内在关联。

  小说的引子的第一句话是:“一艘潜水器正缓慢穿过西印度洋。”篇末作者手记的第一句话:“我是个与海结缘特别深的孩子。”看似完全不搭界的两个首句,却因蛟龙号而命中注定地将童年体验与这部长篇儿童主题小说联系在一起了。还有,小说中不断引用的妈妈写给孩子的航海日记与作者手记中的妈妈的航海日记更是形成了相互生成的对照关系。这样,童年体验作为这部小说的潜在开端使得它不再如一般的主题儿童小说那样,开端于某个主题观念中的现实生活,而是开端于童年体验中的情感生活。正是因此,这部儿童主题小说的开端才有可能积蓄了一部长篇小说的光与力。可见,儿童主题小说的开端并非起笔于某一重大事件的开端,而是起笔于这一重大事件与作者生命深处相遇合的缘起。

  第二,于潇湉以高度的文学性,机智、冷静地讲述了蛟龙号的故事,而不是仿真性叙述。概言之,这部长篇儿童主题小说的主要意义在于:它以文学的意蕴和形式呈现了海洋时代的“海洋人”——蛟龙号的潜航员与他们的后代对深海梦想的追寻,进而接续并新写了被当下中国文学所冷落的英雄主义。

  从文学性的层面来看,这部长篇儿童主题小说有着别致的叙述视角。于潇湉并未选用英雄潜航员的成人视角进行叙述,而是选取了“海洋人”后代的少年视角,给深潜英雄的故事增加了朦胧色彩。不过,这部长篇小说并未因海洋少年视角的选择而淡化“海洋人”的海洋梦想,而是让不同家庭不同命运中的“海洋人”与他们的后代因蛟龙号而以文学的方式汇入海洋梦想。在故事情节的编排上,这部长篇儿童主题小说具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吸引力:围绕“海洋人”后代参加深潜员考试、模拟深潜行动,直至与深潜英雄一同深海下潜、险象环生,整个情节节奏如海水从海岸到海里,再到海底一般自然、多变。在情节发展的过程中作者塑造了付初、唐冉、梅兰竹等“海洋人”后代形象和付云涛、唐佳霖、老付、杨敏、徐山南等“海洋人”形象。

  此外,这部作品结构讲究、细节生动、隐喻化的人名和鸟名都给人留下悬念和回味。特别是于潇湉冒险地运用了大段的海洋风景描写和大量的比喻句。要知道,在中外经典文学作品中,海洋风景已被反复描写、反复比喻,怎么写才能有新意、吸引人?《深蓝色的七千米》第一章第一句就确立了颇具于潇湉个人气质的处理方式——从容、淡定、自信地让海成为海自己。“总有人说海天一色,海是天空的倒影,然而那是不对的。海不是谁的倒影,海就是海自己。”这既是于潇湉对海洋风景进行还原的处理方式,也是她作为80一代出生的年轻作家对自我生命的体认——成为我自己。于是,这部长篇儿童主题小说中的海洋描写及海洋比喻刷新了人们对海洋的固有认知。再以如下两段为例:“海面的浪从远处滚滚而来,凝聚成一条白线,推土机一样推着途经的海水,使得它们越升越高。”“茫茫大雪在海水中纷纷扬扬。和地面上的雪不同,这里的雪既不像盐粒子也不像鹅毛,更像春天时的柳絮,一片片,一团团,无自主、自在地上下翻浮。”前者是描写海,后者是描写洋,意在呈现海洋本身的特性。如此这般描写海洋风景和隐喻海洋风景,非常不同于小说中常见的浪漫主义的自我投影,足见其通体遵循了海洋自身的特性。

  与这将海洋还原为海洋的处理方式相同,将英雄还原为英雄,亦是这部长篇儿童主题小说具有探索性的人物塑造方式,进而同样刷新了人们对英雄形象的固有认知。在这部小说的开始部分,于潇湉就设计了一个让深潜英雄付云涛与付大厨相混淆的细节。这样的设计不只是安排一个推动情节发展的悬疑,更是为了表达一种新的英雄人物观念,即:蛟龙号上的深潜英雄固然是英雄,但向阳红9号上的大厨同样是英雄。这部长篇儿童主题小说一反常规地既将英雄人物形象的英雄性和凡俗性融合在一起,是于潇湉等80后一代青年作家在新时代背景下对今日英雄形象的新解。

  第三,如何兼顾科学性与文学性,成了这部小说的新探索。小说中出现了很多的海洋科学名词,如:深海基地、潜水器、模拟器、主吊缆、压载铁、缆绳,母船、绝对盐度、海陆风、黑潮、环礁、潮汐等等。这些海洋科学名词显然是为了呈现蛟龙号在海洋世界中深潜过程的科学性,由此克服了读者对海洋的浪漫想象。就连人们自以为熟悉的大海也因科学性的尺度而获得了新的名词解释。在第五章中,付初的妈妈、一位海洋研究者在从“大洋一号”发出的邮件中说道:“你想过大海和大洋有什么区别吗?在你心里,它们一定是一样的吧?其实,洋是海洋的主体部分,一般远离大陆,面积广阔,占海洋总面积的大部分。一般深度大于2000米的海洋区域才能被称作‘洋’。大洋的盐度和温度都不受大陆影响,具有独立的潮汐系统。”的确,人们常常将海洋作为一个名词来理解,但海洋科学研究者认为:海是海,洋是洋。

  在这部长篇儿童主题小说中,这些海洋科学名词虽然属于海洋科学词典,可一经进入小说世界,就需要一种深具儿童文学原创力的转换,这些海洋科学名词既要符合科学性,也要符合文学性,还要符合儿童性。而若实现这一转换,对于潇湉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她不光要学习、消化这些海洋科学名词,更要考虑如何使这些海洋科学名词让非海洋专业的读者觉得有趣、可感,不管读者是儿童还是成人。事实证明,于潇湉在这部长篇儿童主题小说中,实现了由科学性向文学性和儿童性的转换,对于不同年龄的读者而言,本书不仅提供了蛟龙号的沉潜故事,而且以带有海洋味儿的多彩词汇建构了一个儿童视角下的深情、诗美的文学世界。

  总之,于潇湉通过这部作品的创作,实现了儿童主题小说创作的新探索:让重大题材与童年体验、文学性与科学性融合为一。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